风景景观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恩施风情>风景景观
大龙潭

  

    在山的深处,水的尽头,在春去花谢的日子里,我们沿江而上,路越走越险,山永远在头顶,清江永远在脚下。路是山腰的水,水是山谷中的路,路在山谷中激荡,心在波光中碰撞。

    出恩施城区,沿江而上到大龙潭寻找梦的足迹,那樱花一般的清江带着土家苗族儿女的爱恋一路激荡,我的心也随之摇曳。

    水中的石头绝不光滑,被水冲击了千万年,依然那么凸凹,水边的石头和散落的小船在淡蓝的天色下,在山谷间寂寞着有如孤独的老人,任风过去一场,任雨过去一场,任白云过去一场,任过往行人过去一场,一言不发,就这样守着世事沧桑轮回。

    过龙凤坝通往大龙潭水电站的人工隧道,便是山,在山的半腰,勤劳的恩施人民凿了一条宽约5尺的路,一行六七人沿着并不宽的山路走,前面的人不时回头提醒后面的人小心,路越走越险,山永远在头顶,清江永远在脚下,路是山腰的水,水是山谷中的路,路在山谷中激荡,心在波光中碰撞。

    进入大龙潭就仿佛走进了神秘莫测的氛围中,我的心不由得变得很虔诚。

    一路沿江而上,四面的山绿意涌动,灰色的岩石一层层、一片片地层叠,那些岩石铺上了一层绿绿浅浅的青苔,远远望去,越发显出一份神秘来。

    大龙潭远离世俗的喧嚣,山的深处,涌来清澈的江水,养育了土家族、苗族这样憨厚、善良和好客的人民。走进农家,朋友说就好像回到自己家里,是那样的亲切,无需言表。

    大龙潭水电站围堰拦截的清江,形成一个偌大的湖,不时有渔船和机动船通行,我们一群人被江两边的景色所吸引,叫来船家,大家陆续上船,学着神农溪纤夫喊一声号子,船就载着我们驶向大龙潭更深处。

    山与水折射着人的精神,像一双看不见的手,在历史的长河中就那么不动声色地铸就了一个民族的性格。这种性格像山一样巍峨屹立,像水的鲜活魂灵在土家族、苗族的血液中奔腾流淌。

    清江边上的民族,在今天欣欣向荣的时代,全中国将目光投向这片热土和这些勤劳善良的人民。许多可爱的人为了这片土地的繁荣、人民的幸福,在默默地奉献热血与青春。他们的血液中流淌着对清江的热爱,清江也流淌着对他们的感激与崇敬。

    心中还是不免有些许的失落。梦中排列整齐的吊脚楼已经不见了,更多的是两层的房屋,用灰色的石砖砌成,或者用气压砖砌成。灰色的石块与气压砖外面的水泥就那么裸露着,绝称不上光滑,只有少数墙还算平滑,这些跟周围山的颜色协调起来,房屋是山长出的一部分,山是更大的房屋。

    大龙潭,近得如昨日的梦,沉默的石头,昨日的清江,江中的小船,沙滩上的暗礁,干净的阳光,满山的冬正渐行渐远。

    归来的途中,一切开始模糊。大龙潭初冬的山,碧绿的水渐渐远去,我的双臂不禁张开——真想把自己分成两半,一半与山厮守,一半与水缠绵。

 

 

  • 上一条:水莲洞
  • 下一条:暂无信息

鄂公网安备 42280202422883号